sky

【KK】昨夜的荞麦明日的恋爱

NIX:

傻白甜,雷黑慎←每个字都是认真的




***


昨夜的荞麦明日的恋爱




很久很久以前,J社有位爱岗敬业的社员堂本244君。


244君现在三十代独身,日常工作以外兴趣爱好广泛,唱唱小歌搞搞小画说说相声,在同事眼里是个文艺青年。


但文青有个十分朴素并且规律的爱好,那就是每周五下午下班以后,沿着去往车站的反方向走进公司楼后的小巷,左拐走101米再右拐走410米,去一家叫做笨笨笨的手工荞麦面店,吃荞麦面。


这家店客人不多,明明是晚餐时段电视里却总会放一档午间番组,自由散漫如店内其乐融融(嗯?)的氛围;244君是一个在时代洪流中不改初心保持本真的独立男性,因此十分喜欢笨笨笨。


除了店以外,荞麦面本身也很符合244君的口味。太细的缺少弹性,太粗的又像口香糖;淡了食之无味,咸了难以下咽,明明是十分主观的感受与评判,笨笨笨店里推出的ふたつの引力却一直能戳中他的萌点。


每次吃第一口,244君感觉就像在回家途中一不小心与宠物店里缩在角落的猫咪对视,心上仿佛被猫爪子的肉垫拍了一下,整个人都变得柔软又勇敢。


吃的时候忍不住露出笑容,劳累也会少掉很多。


244君为自己发现了笨笨笨在心底默默骄傲着。


这天,工作午休间隙,同事们正在热切地闲聊。


“听说了吗,推特上那家很有名的啵啵啵就在我们公司后面!”


啵啵啵,那是什么?244君一边吃饭一边竖起耳朵听。


“什么什么?我怎么不知道。”


“就是那家有美人店员的荞麦面店呀!我以前也没去过,昨天去了,店员真的超——可爱的!”


荞麦面店…?244君想接话,但是嘴里塞满食物一时间发不出声音。


“看,就是这个!名字是芽郁酱,比晨间剧女主还要可爱!”


244君也探过头去看。


照片上的女生有很漂亮的桃花眼,端着荞麦面笑得明亮,的确是会让广大男性dokidoki的泰普。


不过,这个制服和餐盘怎么看着这么眼熟?


244君一口咽下蛋包饭,含糊地说着“借我看一下”就把手机拿过来细细观察图片。


当然了图片下方已经写了店名,定睛一看可不正是笨笨笨!


——所以说啵啵啵是什么啊!


嘛,这个不是重点了。244君瞥了一眼照片下的小红心数量,心情突然down下来。


还是红了。


红了啊…。


同事们仍然在叽叽喳喳地念叨芽郁酱的年龄出身恋爱状态,244君在一旁安静地吞了一口蛋包饭。


以后再去的话,就要排队了吧。


ふたつの引力一定会成为招牌吧。


还会继续放两个38岁大叔主持的午间节目吗。


不过那个所谓的美人店员,以前没见过呀,不知道这姑娘做出的面是什么味道。


唔…这周去看看好了。


244君一边胡乱想着,一边安慰自己,笨笨笨被世人认可了也是件好事呀。




终于到了周五,244君第一次怀着一点忐忑的心情向笨笨笨走去。


惊喜的是,人似乎没有变多。


他加快了步伐走进门,果然熟悉的位置也在。


老板笑眯眯地和他打招呼,244君刚要说来一份“ふたつの引力”,转念想起之前惦记的事。


“老板,可以点你们店的芽郁酱做的荞麦面吗?”


老板听到后面露一点惊讶,不过很快笑着说,“可以呀可以呀,客人也看到网络上的宣传了吧,哎呀芽郁酱真是世界最可爱没有人会不喜欢她的~”


244君也礼貌地笑了笑,心想原来首推芽郁酱的是老板本人。


准备面的时间比往常长了点,年轻的女孩子笑着把面端了上来,还热情地送了份厚蛋烧。


“我开动了——”


244君下了筷子。


嚼啊嚼,嚼啊嚼。


嚼啊嚼,嚼啊嚼。


嚼啊嚼啊嚼啊嗷————这到底啥玩意儿?!


几乎要用现在上映中超特大HIT真人漫改电影金他娘的角色表情包说出这句话,244君还是发挥了他一直以来强如奈良大佛的定力,默默地把面咽下再咽下。


“嗯,嗯。”


还好老板并没有来问他味道如何。


不然244君只能建议芽郁酱去开发新品种口香糖了。


回到家,怎么想都有点憋屈,再一刷SNS全都是被美貌迷惑味觉大呼好吃的颜控人类,作为笨笨笨荞麦面店死忠粉,244君终于再也忍不下去,你们可以践踏我的人格但不可以践踏我的审美!


一向以在社交网站PO美食图片为耻的他怒发INSTA:这才是电,这才是光,这才是唯一的神话!#ふたつの引力# #笨笨笨荞麦,大家乔才是真的乔#


神清气爽睡觉去。


第二天醒来,总觉的牙缝里还残留着昨日韧性十足的荞麦面颗粒,244君打着哈欠一边刷牙一边打开手机。


惊!竟然收获了721个赞。


放之全网这当然是个小数字,但对于隐姓埋名的文艺青年来说已是奇迹。他又顺手翻了翻评论,除了“看起来好好吃!”“看起来好好吃!”“看起来好好吃!”以外,有几个人问道,“这是笨笨笨的菜单吗?没有吃过,芽郁酱做的吗?(双眼爱心绘文字)”


244君有点小不爽,都写了ふたつの引力了——


等等。


等等,他一直以来喜欢的荞麦面,是谁做的?


不是老板。老板总是乐呵呵地和他聊天或者批评做厚蛋烧的自家儿子。顺便厚蛋烧也是少东家做的比较好吃。


是谁呢?


是谁——


他想不起来。与其说是想不起来,是一直以来没有特别注意过。他总之进店之后按照习惯坐下,因为ふたつの引力标明了是来自某位师匠的随机菜单,244君总是怀抱着期待又很是安心地点完就好。


没有想过是谁做的。


而现在,244君意识到这个问题并且极其非常十分想要为ふたつの引力正名之时,他开始想见一见这位师匠。


他的心情像是坐上了云霄飞车,想要哔哔哔地飞向下周周五。


毕竟244君心中坚信,即使有荞麦面48总选举,ふたつの引力也有实力拿下第一名,堵上爷爷的名义~




结果是,他一个没忍住,当晚都没收拾一下就跑去了笨笨笨。


第一次在周末来到笨笨笨,却发现氛围和他所熟悉的完全不同。门口排起了长长的队伍,244君走向末尾一看,被吓了一跳,因为立牌上写着此处排队需要等295分钟。


前方一个筋肉发达的男性对他说,“没事没事,这家队排到哪儿都写295,只是喜欢这个数字罢了。看这样子最多也就51分钟了。”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244君安心。


为了本命(荞麦面),再累再苦,就当自己是二九五。


等噔等噔。


总算可以进店,244君习惯地向里面走去,却发现喜欢的位置已经被别人占了。他带着一点失望转身,迎面而来闲逛中的老板。


“啊咧,客人您…!”


“是我啊老板,今天也要一份ふたつの引力~”


“ふたつの引力?”老板十分惊讶,“可是,光一君昨天已经辞职了。”


“诶……?”


“诶……?”


两人大眼瞪小眼。


“光一君是谁?”244君问。


“?!”老板大小眼,“客人您不是光一君的熟人吗?”


244君仿佛宕机。


老板啪地拍了下手,把他拉进料理间。


“这么说来,客人您不认识堂本光一君?”


“等等,堂本?”


“是呀,客人您不是也姓堂本吗,还以为你们是兄弟或者亲戚呢。而且不是您每次来都点光一君的隐藏菜单么,光一君也因为客人您才做周五晚班的。”


等等等等等等等——


“隐藏菜单?”


“堂本光一君的ふたつの引力呀,只有懂内情的人才能吃到的。”


“……因为我?”


“哎呀看来您是真的不知道。光一君在业内是很有潜力的人,好多店想把他挖走,但他一直都还在我家做,就是因为您很喜欢我家店呀。”


“这——”


“我们也问过的,那孩子自己说了,‘看到那个人坐在这里吃饭就觉得很满足。’——一脸害羞地说出纯爱剧男主一样的台词可真是把我们乐着了不过这不是重点——所以后来跟了有名的师匠进修也还是会在周五晚上来这边工作。说起来我们周五是预约制呀,只有熟客才会告知对外都说定休的,难道客人没有预约过?这样想的确是光一君说您每周五都会来的所以不用麻烦记录了…啊咧,客人、客人您在听吗?”


244君晃了晃晕乎的脑袋。


“那、那,既然这样,为什么辞职?”


老板的眼神似乎有点意味深长,“昨天客人不是点了我们芽郁酱的荞麦面吗,结束后光一君便说,不需要他在这里也可以了。于是就放飞自我(划掉)追求梦想去了。”




原来,是猫咪自己出走了呀。




244君放弃了排队51分钟的荞麦面,直接回了家。


他在电车上翻看起手机相册。一直都不是热衷于给食物拍拍拍俢修修晒晒晒的人,但是每次吃笨笨笨的荞麦面时,总会忍不住合影留念。手工荞麦面是融合了匠人心意的食物,挑选食材、筛粉和面、擀平切条、冷泡热煮,更别说汤汁的精心调味和配菜的细致搭配。如果被问到为什么喜欢ふたつの引力,244君能想出的理由,可能也只有,感受到了像名字一样的、其中引力吧。


简直是心意相通一样感受着。


可是现在,心里还留着猫的爪印,作案者却逃之夭夭了。


辞职,就这么辞职了。明明吃了这么久的荞麦面,只是因为一次没有点就受伤了吗?真是只猫,只有我觉得心意相通吗?毫不留情地被抛在身后了啊…既然是特意准备的,为什么不告诉我呢…?果然是早就准备好了悄悄溜走吧,不想被缠上所以才…。


电车到站,心情却变成被猫挠乱的线球,一团糟。244君像是还坐在车上,摇摇晃晃地、一人默然回到家,在沙发上缩成一小团。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把以前拍过的照片都找出来了,一年有五十二周,244君眯起眼睛数着,不知不觉竟然已经在ふたつの引力的陪伴中度过两年零四个月。一想到这个数字以后再也不会有变化,他就忍不住把身体蜷得紧一些。


也不是没有想过,只是一碗荞麦面而已,为什么这么伤心呢。


为什么呢——


就这么喜欢吗?


244君闭上有点湿润的眼睛。对于情感满溢的文艺青年来说,喜欢它就像喜欢夜空的月亮,湖中的游鱼,傍晚的云,像喜欢若草山间轻快走着的鹿,像喜欢穿越平城宫迹而过的电车轨道,和他相遇之时,身体里就会灌满风,随时可以飘去想去的地方。


嗯,真的有这么喜欢。


所以,怎么可能不再需要。


……アホ!!




醒来已是第二天,就这么在沙发上睡了一夜。244君揉揉眼睛,点开手机还停留在昨天的页面。“我家喵酱走丢了。#ふたつの引力#”,配图是两年四个月吃过的荞麦面合集。


诶、


诶——?


竟然,不小心发出去了。


244君一边郁闷于自己竟落寞至此,一边想着就当纪念一下他逝去的荞麦。但不经意瞄上两眼,就会被戳到痛点,想删、又下不去手。正在沙发上打滚纠结煎熬的时候,一条私信发了过来。


点。


“这不是即将开张的Anniversary荞麦面店的预定菜单吗?244(244君的ID就是244)桑是同行?难道是店员?竟然知道的这么全,很多之前都没见过呀。”


……嗯,嗯、嗯???


迅速点进这位的个人主页,简介写着“荞麦面评价名人。括号是资格证不是自称括号完。”


马、马萨卡!


244君的眼睛里炸开烟花。


他抓紧携带,砰砰啪啪敲起键盘。很快知道对方口中的Anniversary即将在周五开店,先前有请业内人士试吃点评。他们热切地交流了关于这份菜单的意见和想法,一拍即合,244君还为这位名人推荐了几份他很喜欢的种类。


约好有时间一起去尝试,对方最后发来一条。


“对了,喵酱怎么样了?”


244君愣了一下,随即回复,“应该很快就能找到了。”


他的心情开始渐渐复苏。


又加上一句,“多谢你。”




244君并没有问有关堂本光一的事情。那天晚上,因为事件背后竟有那么多他不知道也未曾想过的曲折,竟然忘了直接检索一下这位荞麦面名人。其实现在这个时代,想要找到的话总会有办法的吧。


但、此刻的244君不想搜索。预感告诉他,只要去了Anniversary,就能见到那位堂本光一。未来的神秘感和由此引发的期待,在过去是周五未知内容的荞麦面,现在变成做荞麦面的人,之前被啪一下戳破的244君现在慢慢膨胀起来,于是他还想再多膨胀一会儿。


周五下班后,他一路小跑着去了被告知的地址。


Anniversary是一家店面风格很传统的荞麦面店铺,比笨笨笨更大一些,招牌上的英文字母和门口庆祝开业摆着的四层蛋糕有点违和,却也很可爱。刚到营业时间,门口排着长队,还有来取材的电视台人员。之前那位评论家说过,这是业内投资巨大也很看好的一家店,相信会一路红成地区招牌。


亲眼见到后,244君反倒没有曾经对笨笨笨被发现的一点占有欲,而是变得欣慰起来。


他悄悄绕到电视台的摄影机后,从人群里踮起脚尖向内张望着。接受采访的是三位店员,一位在制服上别了很多装饰品的女性,一位带着棕色镜片的师匠型人物,一位比芽郁酱还要桃花眼的、气场潮流到不像荞麦面店店员的年轻男性。


光、光一君?


这么看的话,只有最右边这位有可能是……吧?


但是,总觉得不是他想象中的那样。


244君突然有些胆怯,他退后几步,决定先在一旁暗中观察。


如果一会儿确认这就是堂本光一的话……


蜂拥而来的人流打断了他的想法,244君一下子被推搡到边上,站定再看回去,已经没了店员的人影。


他抬起头,Anniversary的招牌挂在那里,忽然想起第一次吃到ふたつの引力的时候。并不是十分典型的良好刀工切出的细面,带着点不整齐和粗糙,很有手工制的安心感,每一根面单挑出来都会有不同口感,夹在一起则韧性十足。最初是因为好奇,却在第一口之后爱上了这样的荞麦。一直点下去,至少两个月内不会有重复的出现。其实算起来,总共使用的食材种类并不多,但每次的烹饪方式和味道搭配都是精心挑选的,作为最忠实的、或许也是唯一不曾缺席的客人,他能实在地感受到料理之人在传统中一点一点地探索前进。


如此回忆起来,脑海里似乎就自然而然地浮现了光一君在料理台前的模样。是认真的、排除了一切干扰的侧脸,可能偶尔会十分天然地出现失误因而露出懊恼或者不好意思的笑,但很快又会全心投入制作了。估计是领口沾上面粉也不会发觉的类型吧。


244君忍不住想笑,他几乎要下意识地为他脑海中的堂本光一掸去衣领上的白色粉末。


他明白过来。


重要的是他所感受到的那种“引力”,而不是其他什么。他是为此而来的。为了他曾经感受到的相通的心意。


244君扯了扯衣领,准备试着回到人群中、想办法钻进去。


有个声音从身后传来。


“那个,这位客人——”


转过脸,是个乍一看有点狐狸颜的人,正穿着店里的制服,手里拿着盛着面的纸杯,低声问他。


“要不要试吃一下我家的荞麦面?新的品种。”


244君当然没有拒绝的理由,欣然接过。


“名字是‘薄荷キャンディー’。”


总觉得是十分少女漫的名字,244君一边咬住荞麦面,一边抬起眼又看了对方一眼。这个人说话的时候眼角会翘得很明显,此时正偷偷观察他的表情,见他看过来又立刻扭过脸,笑容里面在害羞呢。


招呼客人这么生疏,怕是店里招来的新人,有点可爱呀…。244君止不住自己发散的思维,但下一秒就被荞麦面的味道吸引了注意力。面汁里加了冰屑,有一点糖的味道,口腔内又凉又甜、但都恰到好处,果然,有种薄荷糖的氛围…!


244君鼓起双颊嚼啊嚼,十分美味地吃掉这份面。




……等等。


等等。


等等等等等等。


这个、这个口感。




马萨卡。


马萨卡…。




244君放下筷子,把纸杯递回去。




他不用再尝第二遍,不会错的。


他又尝到那个味道了,他好像真的要飘起来了。


再抬头、仔细看看狐狸颜的这个人,眼底藏着的,也是期待吧。244君在这方面很有自信,因为他遇到的无论是汪星人还是喵星人还是小能苗星人,都会喜欢他。


于是他开口,双手捏紧裤子边缘,喊出一直惦记的那个名字。


“光一君?”


堂本光一看着他。


“……”


244君不服输,用圆圆眼睛看回去。


“……”


堂本光一没绷住。


“……………………喵、喵喵???”




你看。


找到了吧。




找到了呦。


他的猫、荞麦,还有恋爱。












END


===============


感谢某人的设定!(好像艾特不了就算了,下次挂你


头一回写得这么爽!大纲体真好(捧脸

ニコル🥖🍞:

要好好感謝自己的懶癌,沒有把這堆yes!卡賣出去_(:3」∠)_
然後....好奇一下卡背寫了些什麼的時候..冷不防忽然被閃瞎雙眼🤦🏼‍♀️🤦🏼‍♀️🤦🏼‍♀️